彭州牡丹能否重奪“花魁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http://www.cbph.tw時間:2017-04-24  來源:四川日報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種說法,彭州牡丹與洛陽、菏澤牡丹齊名;至少,“牡丹在蜀,天彭為第一”。無論唐代大詩人陸游如何在《天彭牡丹譜》中力挺,一個殘酷的現實卻是,彭州牡丹的影響力與產業實力已無法與上述二地分庭抗禮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月底,彭州第33屆牡丹花節開幕。一個花會連續舉辦30多年,在四川并不多見,但幾乎就在同一時段,油菜花節、櫻花節、檸檬花節、芍藥花節、紫薇花節……各類花節競相綻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姹紫嫣紅,百花齊放。牡丹能否重奪“花魁”,這是彭州農業和旅游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一道特殊命題。天彭牡丹發源地丹景山鎮,由此經歷著一場變革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年入百萬元種植大戶很“孤獨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距丹景山鎮政府不遠,楊氏牡丹園賞花不收費。4月中旬,記者在一個雨后見到“農場主”楊明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楊靠賞花吸引人,靠賣花苗和盆景賺錢。在市場上打拼20多年,他學會了追熱點。老楊說,去年有200株牡丹苗遠銷法國,趕上了“一帶一路”的紅利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牡丹苗的價格,取決于分枝數量。一株5分枝以上的苗,在國內賣150元,向國外銷售,可以賣到350元。去年,老楊總計賣了8000多株苗,僅此一項,即收入百萬元以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年入百萬元,這樣的種植戶丹景山鎮有多少?“其實,我們東前村就我一家人種。”老楊略帶失落地說,他曾在村民議事會上主動提出免費提供技術、提供種子,都沒人響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既然那么有搞頭,為什么沒人愿意參與呢。老楊道出了原委,一株苗要想賣到150元,需要培育5-6年時間,“大家都嫌來錢慢,許多人也不相信我賺到了錢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村民自然有合理的考量。村里年輕勞動力外出務工的多,老年人不愿付出時間成本,更何況種植蒜薹、萵筍可當年見效,還能賣出個不錯的價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楊的“孤獨”在于,牡丹種植面積有限,推進產業深加工、發展有影響力的旅游業,無從談起。據報道,洛陽牡丹種植總面積21萬畝(含油牡丹),菏澤種植牡丹48萬畝,彭州一直未公布確切的面積,估計1萬多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楊手頭有一些牡丹油產品,那是他從綿陽、達州、樂山等地收購的油牡丹種子在菏澤加工而成的。“牡丹毛油一公斤400多元,精油一公斤1000多元。”4月底,老楊將再度奔赴菏澤,他想把生產線引過來,但又對原料保障憂心忡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家企業在丹景山鎮投資興建了一個牡丹園,從去年開始開展天彭牡丹產品研發,原計劃當年實現產值1000萬元,但據了解,完成情況并不理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野趣”太孤芳“救場”者竟是一截鐵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丹景山鎮大多數牡丹種植在山上。漫山遍野的300萬株牡丹,成就了丹景山景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工筆畫家王茂姣在那里畫了幾十年的牡丹,她說,彭州牡丹生長在石縫中,與洛陽的庭院牡丹、菏澤的大地牡丹,大為不同。其“野趣”十足,更接近牡丹的原生狀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話是這么說,經濟效益與洛陽、菏澤牡丹相差甚遠,似乎并不能體現“野趣”的價值,反而有點“孤芳自賞”。王茂姣認為,現在的賞花去處越來越多,游客的選擇空間越來越大,彭州牡丹漸漸跟不上趟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群眾也有怨言。丹景村部分村民居住在景區內,他們經常面臨自由擺攤與被規范的矛盾:“一年就只有這2個月有生意,誰不想趁機掙點錢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鎮黨委書記袁熙玉盤算,牡丹種植業短期內難有建樹,能讓多數群眾受益于牡丹“祖業”,把腰包鼓起來,就只剩下重振旅游業選項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,彭州市委、市政府研究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也將此事作為一個重大議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彭州對丹景山場鎮重新規劃時,一位市領導“靈光乍現”,發現了一個具有“撬動”價值的新資源:一截老彭白鐵路的路基保存完好,怎么用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火車!恢復小火車的設想,幾乎不謀而合。袁熙玉當時覺得有助于解決兩個問題,一個是從場鎮到景區的交通擁堵,一個是增強游客的體驗。在此之前,名揚四川的只有嘉陽小火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截老工業時代的軌道,竟成了彭州牡丹翻身的杠桿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火車一路開下去牡丹格局之變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彭白鐵路1961年建成通車,軌距僅有762毫米,是全國少有的窄軌小火車,主要從山區運送煤炭、石灰石礦、木材等,是老彭州人揮之不去的記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丹景山場鎮到景區,軌道全長3.2公里,要穿過長500米的鷂子巖隧道。“那條隧道過去也只通車過1次,保存完好。”袁熙玉說,成都市有關領導沿著鐵軌走了一程也很興奮,還出了主意,“要求隧道內一定要有聲光電效果,營造神秘氛圍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不可能再采用煤作為動力,彭州專門請中車集團設計了外觀形似蒸汽機車的電動小火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改造的成果,在3月25日整體端出,“開往春天的小火車”一炮而紅。楊明才連續幾周去觀察成效:“周末很難買到票”。當地人華玉良制作的牡丹鮮花餅,成了“香餑餑”,供不應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游客一多,人流自然會向楊明才的牡丹園流入。他不再奢望村民由此會跟著種植牡丹,而是期待丹景山名氣大漲后能吸引更多民間資本來投資牡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袁熙玉亦想如此。彭州市已把丹景山鎮列為今年重點打造的鎮,今年在場鎮風貌上將得到顯著提升,景區與城鎮互為依托的關系將更為顯著,更有利于小鎮的項目招引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有人問,3.2公里長的鐵軌和小火車真能拯救“牡丹”嗎?袁熙玉撂下一句話,“順著火車開下去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月20日,彭州市發布一項比選招標公告,內容是編制湔江河谷旅游觀光小火車工程項目的建議書,起點是丹景山,終點是白鹿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少,彭州牡丹的格局變化了,賞花的理由更充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聲明: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春運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 ※聯系方式:[email protected],我們將盡快核實處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时时彩平台哪个好